主办:中共衢州市委宣传部

衢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地方要闻 >> 新闻详情

@衢州人,还记得那些年我们的青春岁月吗?

编辑:毛利霞   时间:2017-5-8 15:22:19   来源:衢州新闻网   点击:3920


青春岁月的美好是相似的,不同年代的青春有着各自的时代烙印。在这灿烂的五月青年季节,记者试图将每个年代人的青春回忆串联起来,追忆新中国成长下,不同时代的青春编年史。

1973年,下张公社的女青年喜收蚕茧。

50后:激情燃烧岁月

1969年,开化县召开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代表大会。

与新中国共成长的“50后” “长在红旗下,经历过上山下乡,沐浴过改革春风”。青年时期的艰苦劳动,在他们的青春中画下了不可磨灭又浓墨重彩的一笔。

1969年,17岁的王庆泉收拾行囊,离开从小居住的市区北门街钟楼底,成为了龙游的一名插队知青。

“那个年代,好好劳动是知青们的共识,绝没有特殊化。”在生产队里,王庆泉掌握了插秧、电路修理等技能。偏僻的乡村,繁重的体力劳动,十天半月才能收到一封信,艰苦乏闷的知青生活让半个月一次的电影放映成为知青们最欢迎的时刻,《地雷战》《地道战》等影片在当时颇为流行。

“那个时候,流行军装和中山装,女知青都流行剪短发或是扎两个小辫子。大家的爱好也很朴素,我就喜欢看书。”王庆泉喜欢读书,“当时我和生产队的支部书记很熟,我都是从他那借书看的。”1975年,王庆泉回到衢州,先后从事的都是单位的宣传工作,“知青岁月给我留下的痕迹太深了。现在想想,要是那时候没有书的陪伴,我如今也拿不了笔写不好东西。”

1965年,50名衢州知青怀揣着理想与激情,走进了与淳安县交界的灰坪乡乌麦源,创建千里岗林场。“那个年代,交通实在不方便,距离公社所在地最近的自然村都有近20公里的路。”作为曾经在千里岗林场挥洒青春汗水的一名知青,老洪回忆说, “艰苦的生活特别能磨炼人,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青少年在那种艰苦的环境里很快就适应了独立自强的生活。”

2010年,老洪与曾经的知青相约重走千里岗,“当年栽下的杉树已经参天。我们还见到了曾经独居于原始森林边缘的一位老人。如今,他的孙辈也和已经走出大山,再也不用跟他的祖父一样,裹着头巾、背着柴刀、蹬着草鞋,终年奔波在深山老林里了。”

60后:知识改变命运

1977年恢复高考后,衢州的首批考生正走出考场。

“知识改变命运”,是“60后“”最深刻的青春烙印。1977年的高考破冰,让这一代人的求知欲大爆发。参加高考进入大学,也可谓是这代人最大的青春梦想。

“当时的高考升学率仅有10%左右,竞争激烈可想而知。”旅居日本的衢籍名家邹涛回忆起当时自己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的情景,依然有些激动,“一大张高考录取名单被贴在了当时位于市区新桥街路口的衢州市(县级市)文化馆。名单外围着人山人海,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发现第一个名字就是自己。”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邹涛便多次获得国内重要展览大奖,在年轻一代艺术家中崭露头角,这无疑是整个家族最为自豪的事情,“我至今和父亲聊起过去时都会

感叹,是高考改变了我们这代人的命运啊!”

“如果用一首歌代表青春,那我会选择《粉红色的回忆》。”52岁的物业公司经理罗红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岁月,心情就像那句歌词般,“夏天夏天悄悄过去,依然怀念你。”喇叭裤、手抄本、三毛、琼瑶、舒婷……这些都是罗红的青春象征。相比较最近影院火热的青春电影《喜欢你》,她更喜欢《山楂树之恋》,因为电影里那种男女之间永远隔着层窗户纸般的懵懂情感,更贴近于她的青春岁月。

“我们那时候的时髦,就是有人会提着录音机出门,还有些人喜欢在衣服口袋里插着钢笔、捧着诗歌去约会。”对于18岁刚上大学的罗红来说,平日里最有趣的事就是去野外郊游,“我是在杭州读的大学,我们最常的娱乐消遣就是到西湖边聚会,大家谈文学,听音乐。”罗红说,那时候的年轻人似乎特别讲精神追求和共同语言,“当时还流行翻录磁带,男同学还会比赛,看谁的翻录技术最好。”时至今日,罗红依然记得大学校园里流传于各个同学之间的歌词手抄本,这上面的每句歌词,都是靠听磁带一字一句记录下来的。

70后:感受港台流行文化

龙游畲族的年轻人第一次用手机给远方的朋友打电话。

上世纪70年代,北岛和芒克等人创办了民间诗歌刊物《今天》。它在发刊词写道:“历史终于给了我们机会,使我们这代人能够把埋藏在心中十年之久的歌放声唱出来,而不至于再遭到雷霆的处罚……”正是如此,成长于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的“70后”,经历了国家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变化,他们感受着各种文学作品中的浪漫气息,也受到了港台文化的冲击。

陈百强、周润发、周星驰、张学友、张国荣……这些1990年代风靡一时的港台明星,在“70后”教师刘毅清的青春记忆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那时候,10元左右的一盒磁带,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并不便宜。”刘毅清回忆说,当时他正在上中学,家庭经济水平还不错,他把每个月的零花钱大部分都花在了买磁带上,他靠着听粤语流行歌曲,追看《上海滩》《少林寺》等武侠连续剧,还喜欢模仿其中的粤语发音。

大学校园,也是众多“70后”的集体青春记忆之一。小霸王游戏机、铁皮饭盒、回力牌球鞋……这都是刘毅清对大学四年的记忆碎片。“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当时看申奥直播,最后北京以两票之差败给悉尼,全校轰动,因为没人想到中国竟然会失败。”

刘毅清依旧清晰记得1993年的“9·23北京之夜”,这个刚从江山考到北京读大学的19岁少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与国家的成长如此贴近。礼堂里人山人海,很多学生准备直播后庆祝北京申奥成功,甚至连狂欢的方式都设计好了。当听到了悉尼和北京45:43的选票数结果后,大礼堂里一片喧嚣,同学们使劲跺着脚,拍打桌子,本来准备庆祝成功的啤酒,最后成为了大家宣泄失望的利器……

80后:共唱后青春之歌

80后的现代集体婚礼在江郎山下举行。

“80后”生于改革开放伊始,长在社会剧烈变革的上世纪90年代。由于所经历的特殊历史背景,在他们的成长期里常呈现出一种负面的印象。而随着他们步入而立之年,如今已成为了社会中坚力量,特别是在“5·12”汶川地震等危机事件中,他们以行动证明了自己同样爱国、思辨、正义的一面。

独生子女、电脑、网络、手机、地球村……这些词语都与“80后”的成长息息相关,正是因为经历的变化太多太快,这一群体成为当下青春怀旧潮中的主体力量,他们在网上晒老照片、讲述游戏经历、网购童年玩具,用各种方式去缅怀那其实还未走远的青春和童年记忆。

“我们这代人的青春期正好赶上了中国社会发生巨变,面临的竞争变得日益激烈。而作为独生子女的我们,因为独特的成长经历,也希望为下一代创造不一样的生活环境。”生于1981年的开化人郭焕刚与妻子上个月刚迎来家中的第二个孩子。在郭焕刚的童年记忆中,自己脖子上挂着家门钥匙,和伙伴们在街边跳房子、弹弹弓、摸螺蛳……但这些儿时的伙伴、玩具、玩耍场所,大多已经消失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

“‘80后’应该也是更看得开的一代人吧。虽然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但也有时间玩点小情调。”郭焕刚感叹,两年前的大学同学聚会,他就发现,“80后”已经逐步成为各自单位的中坚力量,“但大家还是会抽空去旅行,更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并教育孩子学会环保。我们更愿意接受新东西,接受改变……”

“良辰美景奈何天,为谁辛苦为谁甜。这年华青涩逝去,却别有洞天。良辰美景奈何天,为谁辛苦为谁甜。这年华青涩逝去,明白了时间。”也许,正是因为青春的一去不复返,我们才发现,当过去的一切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我们也最终成为了拥有阅历的一代代人。

(原标题《青春编年史:时光流年里的青春志》,原作者罗东哲 何志华 周路忞。)